站内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走进兴仁 » 兴仁文苑 » 散文

剃光头

剃 光 ?头

丁 捷

日见锃亮的前额成了我沉重的负担,犹如一块巨石,压得我原本就矮小的身子更加短了一截。

与朋友聚在一起,常有人戏谑:哎呀!都退耕还林了,水土流失还这么严重啊!你们懂什么,这叫聪明绝顶!依我看啊,这叫天圆地方,将来必定官运亨通。而我,是满肚子苦水没处倒,只好故作轻松地自我解嘲,官架子倒是多年以前就搭好的,就只差下文了。

当然,偶尔也会收到一丝赞许,说这头式,一看就是一种智慧的象征,知识的累积,为此,还列举了一系列伟人、专家、大师来作例证。事实上,我很笨,小时候读书成绩不好,上初中后拼了吃奶的力气才考上中专,工作、生活中脑子也不够灵光。

新闻联播或重大会议时,出场的领导、专家中还真有些脱发秃顶者,这或许就是秃顶在人们心目中稍微有些好感的缘故吧。刚参加工作时,有一位副科级领导,为了更具领导形象,每次理发,都嘱咐理发师将前额发际刮去一些,每天剃须之时也必定连带剃刮前额。就这原因,激发了我潜藏深处的“阿Q”精神,想,说不定哪天真的就发迹了!但相比之下,我还是希望有一头好发,浓密乌黑,飘逸柔顺,随头一甩,潇洒至极。

因此,每次洗完头之后,我都要对着镜子,仔细审视顶上这几根无精打采“玩意儿”,以求排列出最佳组合。一梳子下去,中分式、汉奸式、披肩式、一边倒等等,大凡见过的,未见过而想到的,都一一在我的梳下呈现,但不管哪一种款式,都不如意,自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一赌气,索性来一个反背头,一露油光发亮的天庭,这一来,倒有些像领导,又有点儿专家、教授的味道。这款式,虽不说十分满意,自我感觉也还过得去。自此,原本有些微驼的脊背也一下子伸了起来,身子也高了几厘米。这一款式,伴随了我好几年。直到一次同学聚会,大家口没遮拦地评头论足。有同学评价我这头式,少年老成,缺乏朝气,显得比实际年龄大了好几岁。那时的我,才三十来岁。我仅有的一点点自信,像肥皂泡一样,一戳即破。

来到理发店,我实在不知道该理啥发型好,只告诉理发师,只要不再是这反背头就行。于是,理发师设计在左边长长地留一缕,梳成极薄的一层,盖向右边,并上了定型发胶。尽管已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每一根头发的掩体功能,但还是隐约可见缝隙间的头皮。只有保持脑袋的相对竖直与静止,才能基本保持最初的发型,否则这极薄的一层覆盖也便又聚成一缕,垂在鼻尖,更具视屏上的小丑形象。为此,不得不习惯性地时不时往那光秃的额头捋去。更为要命的是,每有风吹草动,特别是骑车的时候,这唯一的遮掩反到成了茫茫沙漠中几根刺眼的枯干残枝。有朋友建议戴一副假发,但一联想到那美体中的假乳假臀就大倒胃口,没了兴致。

电视上“飘柔洗发露”广告中那一头黑发,我嫉妒得要命,进而顿生满腹的自卑。真的好想有一头好发!

闲暇之余,看电视消磨时光,江西卫视《杂志天下》栏目主持人廖杰的光头,犹如一盏白炽的明灯,一下子升腾闪耀在我灰暗久远的心房。原来光头形象还有这么好看啊!光溜圆润,轮廓分明。枉我日日对镜,顾头自怜,咋就没有想到剃光头呢?可以面对成千上万观众的头式,想必也不会差到那里去。像我这样,本来就有些秃顶的发型,正好因势利导——剃光头。我早就怨烦了那种欲盖弥彰的日子,与其遮遮掩掩,不如坦然天下。

一片“沙沙”的剃刀声后,凉风习习,一颗铮亮洁净的脑袋坐落在我的颈上。剃尽了头顶的负累,顿觉浑身轻松,仿若晒干了羽翼的鸣蝉。再次面对镜子时,满室生辉,仿佛时光倒流了十年,二十年。我不知道世人咋看待我的光头,但至少我可以昭告天下,这头上,没有虱子、癞头疮、牛皮癣之类恶心的东西。




分享: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相关信息
  • 政务微博